淚如決堤

無人不冤,有情皆孽

「曖昧さ故にシンパシー 」-01。

*含大量相声的搞笑恋爱


*小孩子才做选择,而我们的小久,不选!只做!


*只在旁白中出场的爆豪君(仅本话)


  假若要让绿谷在三秒之内就随机挑选出一个形容词,并且还是要用来郑重的去形容他的发小兼之现在的同班同学的话?虽说听上去已经是混乱到了不行的程度,但这也实在是一个百分百的难以描述的难题,由此就可以看出发问者一定是一个关系亲密的友人了!总之废话了那么多也只有一句话了,……要加油啊、小久君~!!一位发问者紧拉着自己的表情,一边胡思乱想又给自己握了一把拳。只要问出来的话!不就可以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吗?!


    ——出现了,明显的内心咆哮!而此刻,这位突然被提问而显出一种迷糊的表情的话题主角,在经历了长达数秒的吞口水和茫然地四处转看后,这才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确是在向自己发问……来·的?


     …………啊?


     ……问,问我吗?小胜,形容?


     ……而且还是一个形容词?


     绿谷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脸颊然后挠动手指,表情也仔细的收敛完毕又透露出一股“我会认真回答的!”这样的气势。不愧是小久君,已经开始思考了吗?那么!—— 那么,绿谷的回复是?发问者们的好奇心跳跃得飞快,而绿谷这边则是认真的用大脑好好回忆了一遍近期的小胜的举动。毕竟要形容小胜什么的……小时候的那个词应该也不适用了吧?嗯……像是这样,很调皮什——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般,绿谷在几人的围观下就突兀的开始了手忙脚乱的比划,以及小弧度的耸动鼻子和莫名其妙的啊啊啊。……怎么回事,忽然?而这个、也根本算不上是回答吧?小久君!身为作崇者以及围观者之一的丽日御茶子,丽日同学,此时正一手拍在绿谷的桌上,并站在绿谷的前方,一面咽下无奈的吐气,又一面肃立着表情提出了质疑:“小久君!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噢!”


    “但、但是……”绿谷向后仰以保持气势保持得十分辛苦,而在此时——“绿谷,”一直伫在周侧的轰焦冻率先叫了绿谷的名字,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了对方的身方,用手扶上了绿谷的肩膀。“轰,轰君?”绿谷随着轰的行动而移动视线,最终变成了与轰互相对视的上下凝望——气氛一时凝固,绿谷眨眨眼抛去了疑问的讯息。轰则是面不改色的扶了一把绿谷,然后念白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你快摔倒了。”……像这种台词什么的,虽然是在关心但却又好像是在棒读啊!轰同学——!!丽日第一次开始觉得池面系也没有什么好美好的了,甚至还开始迷茫起来了。为什么轰同学还在和小久君对视啊?脖子应该很累的吧?……真是的,无力吐槽了啦,完全。于是丽日选择了在两人看不到的地方轻捅了一下班长。


    “那么接下来,就拜托你了,饭田君!”总之是这么一个意味的信息的传递,饭田也适当的接到了丽日觉得尴尬了的信号,像是准备开口斥责一般架了次镜框,然后十分唐突的一抻手:“轰同学,请不要再看着绿谷君了,会脖子酸的!”且其语气之贴切,表情之严肃……饭田君,真的很像妈妈呢!处于后方的丽日内心淌泪,只觉心累。而且好像,根本就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啊,班长!为什么他们俩人怎么还没有转开目光啊,难道是深情对视play?啊——我在想什么啦!笨蛋!


   “哦。”轰突然应声抬头,停下了这场对视。但只不过的是……这位同学,手完全没有离开绿谷的肩膀的意思!所以说~最开始我的目的是什么来着?丽日看着眼前的两位,无奈地耸下了肩,开始深思了起来,好像是关于小久君的发小吧?于是丽日趁机偷瞄了一眼绿谷和轰,在看到绿谷的笑脸以后然后一锤定音:这种气氛下……还怎么问得出来啦!


    嗯~~还是……下次好了!!




————*

轰:没必要回答。

绿谷:……嗯?轰君在说什么?

轰:没什么。

绿谷:这样啊!


评论(1)

热度(8)